b

b

上一个
下一个
您现在的位置:
首页
/
/
小小说 | 夜

小小说 | 夜

  • 分类:企业文化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1-02-08
  • 访问量:0

【概要描述】

小小说 | 夜

【概要描述】

  • 分类:企业文化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1-02-08
  • 访问量:0
详情

 

早上,苇子媳妇与存根媳妇因为一只丢蛋的老母鸡吵嘴,咯咯楞楞你来我往的吵到晚上,苇子回家拿了一把菜刀,存根从猪圈里拎了一把抓钩,对上了。中午,老本就听说了,冷笑了一声,该干嘛该干。“要出人命了!”建国来叫老本时,他刚丢下碗。“真想打,还用吵一天!”老本说。“许多大麻烦,都是话赶话的赶到那儿了。”建国焦急的说。“嗯!”干了多年村支书的老本清楚不能再说别的了,披上衬衫出去了。“打不出人脑汁了,就早点回来!”莲枝冲着老本半开玩笑说。“噢!”夫妻二十年了,从莲枝温润戏谑的关切中,老本清楚媳妇的意思,含混的应了一声,跟着建国去了吵架的现场。果真如建国说的,苇子要和存根拼命,是话赶话的赶到那儿了。

昨天晚上鸡上窝时,苇子媳妇用手抠了抠梨花鸡子的屁眼,有蛋。早上一起来先去鸡窝里看,没蛋,也没鸡了,苇子媳妇饭顾不上做,找鸡子把蛋丢那儿了,刚出门,见梨花鸡咯嗒咯嗒的叫着从存根家出来。“咦!是不是又下你家鸡窝里了!”苇子媳妇火烧火燎的冲着正在做早饭的存根媳妇嚷。“哪谁说的准!”存根媳妇双手沾着面,出来应。“你看这不,鸡蛋还热着呢!”苇子媳妇三步二步跨到存根窗台上的鸡窝前,伸手拿起鸡蛋说。“恐怕早上鸡下的蛋,都还热着的吧!”存根媳妇笑着说。“刚才,俺的梨花鸡子咯嗒咯嗒的出你家门,鸡蛋还热着呢!”苇根媳妇见对方不想承认,争辩说。“俺鸡窝里又不是一个鸡蛋。你能分得清那个是梨花鸡下的?”“昨晚,我还抠了梨花鸡屁眼……”苇子媳妇急眼说。“你看俺家鸡窝里有梨花色的鸡蛋不?”存根媳妇眼珠一转,说。“鸡,蛋……梨花色……”苇子媳妇脸憋的通红。“你不是想要蛋不?我这儿还有两!”存根从屋里出来,故意用手指了指一泡尿憋着挑的老高裤裆,一脸坏笑的对苇子媳妇说。“你个王八蛋……”苇子媳妇鸡蛋没找着,又见存根给自己媳妇帮腔,恼了。“你这娘们,怎么不吃个玩笑。”存根一听,也上火了。“你的蛋让你媳妇要去,我不要……”其实,苇子媳妇也觉得自己失言了,想解释,但在气头上,声调低不下来。“大早晨,因为一个屌鸡蛋,叫得让人睡不好!你要鸡蛋,俺家鸡蛋罐里多着呢,拿去。”存根也高腔说。“你家鸡蛋罐里再多,是恁的。我只要俺家的梨花鸡下的。”“两个鸡蛋值个啥球,值当骂人不?”“鸡蛋不值啥,你扯上人蛋干吗?”苇子媳妇见存根得理不饶人,也扯开嗓子了……

苇子在自家院子里越听越气,又不好参嘴,一生气,用个网子逮住梨花鸡,手起刀落把鸡头剁了。大家听到鸡子的惨叫,跑出来一看,一只没头的鸡在院子里扑拉扑拉的挣扎,血溅的到处都是……
老本到场听五分钟就明白来龙去脉了,几个人还是你句我一句车轱辘话的又争论了三四个小时。“去球吧!因为一只丢蛋老母鸡,两家还要打头喝脑子。”“这不是鸡不鸡的问题,存根不该给我媳妇扯到蛋上!”苇子说。“不就是一句玩笑话吗?”建国也在一旁劝解。“是呀!不就一句玩笑话嘛!牛哄哄的把鸡头剁了,血糊淋啦的想吓谁呢?”存根不服。“别扯蛋了,没头的鸡子我拎走了。明天,你们都到我家吃鸡肉……”老本各打五十大板的训斥了一顿,急着回去了。
人到迈年,果真不一样了。老本半个多月没有和媳妇热乎了,去东乡治腰痛,扎针先生给老本说,他的针不但治腰痛,还壮阳。二天,针眼疼消下去,老本真的感觉不一样!要不是因为扯蛋的事……老本想着想着,到院子里了。

莲枝怕蚊子,躺在外面也支个蚁帐子。老本三下五除二的脱下衣服,扯开蚊帐子钻进去,扑了上去。

“噫!你今天疯了!”莲枝睡意正浓,推开老本说。

“咋!”出门时,媳妇还温柔有加,怎么说变脸就变脸,老本不满的说。

“刚才,你不是干过一盘了?咋恁大劲!”莲枝好长时间不干,感觉累!

“刚才!”老本激凌凌的打个一个冷颤。

“嗯,像一下子年轻了二十岁!”莲枝温柔的说。

“他们吵了半夜,弄得我头晕脑胀的,才回来呀!”老本眼睁得大大的。

“啥!刚才不是你!”莲枝像被踩住了一样,“呼”一下子坐了起来。

“刚才,谁来过!”老本直视着莲枝,说。

“谁!钻进来就拱。我以为是你!”莲枝知道玩笑开大了,急得要哭出来。

“是我不是我,你感觉不出来!”老本懊恼的说。

“大半夜,我睡的迷迷糊糊的。黑灯瞎火的,你又说东乡那个扎根的能壮阳,感觉自己年轻了二十岁!”莲枝说着说着,咽哽了。

“生活二十年了,闻气也闻出来了呀!”老本感觉喉咙有什么堵住了。

“大半夜,我又睡的……再说,走时让你早点回来,早点回来。”莲枝说着说着,突然扬起手朝自己脸“啪”的扇了一巴掌。

“你这是干啥哩!”老本一把抓住莲枝的手。

“窝囊!活了几十年,让人这样耍了!”莲枝气得浑身抖了起来。

“唉!”老本从来没有见过莲枝这么委屈过,抱住不吭声了。

“窝囊!谁个王八蛋这么贼!”莲枝羞愧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“好了,好了!再抱怨也无济于事了。”老本想到苇子与存根话赶话吵架剁鸡头的事,反过来劝莲枝说。

“我咋就!”莲枝真的受了不,用手擂床沿说。

“唉!大半夜的,值当做个梦。”

“梦!问题是后来你回来了,不是梦!”

“是梦不是梦,又咋着!今后咱们小心点,不睡外面就是了。”尽管老本感觉比莲枝还窝囊,却不想火上烧油。

“谁个王八蛋,大半夜的干这么种死绝户的事!”莲枝越想越气,咬牙低声骂!

“唉……”

“叱……”莲枝仍不忿!老本心很乱……

两个人在这大半夜里,像两只受伤的动物,眼对眼的熬到凉意下来,心里发困,老本实在熬不住了,又把莲枝扶躺下,疲惫的说:“睡吧!睡一觉什么都没了。”莲枝没有接腔,黯然的偎依在老本身边淌泪。

睡吧!天明了什么事都没有了。明天,还吃鸡肉呢!”老本倦怠的说着,也合上了眼。

 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王派车业

服务热线

地址:

中国浙江省台州市临海市靖江南路600号

售后服务电话:

0576-89188849

微信公众平台

Copyright© 2021 台州市王派车业有限公司 版权所有    浙ICP备09084849号 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台州